妻子的淫魔血流   都市激情 

妻子的淫魔血流
美佳明年春天要举行婚礼嫁给秦五郎。秦五郎在和美佳性交后,就命令他的佣人佐贺明夫,和下体内发出栗子花香的美佳继续性交。
每一次都在他满足后,就要佐贺这样做。
现在还算单身汉的董事长秦五郎已经四十二岁,但后背有刺青的脸色洁白英俊的司机佐贺明夫,还只有二十五岁,身体虽然比较瘦,
有比一般人大的阳具。当勃起呈现黑红色时,美佳每一次都会吓得把脸转开。
秦五郎会高高兴兴地要佐贺把巨大的阳具插入美佳的肛门里。
「董事长的嗜好真不好。太太,对不起。」
佐贺好像安慰心灵受伤的美佳,然后用手指轻柔地把凡士林涂在美佳的肛门上。尽量使小小的菊花蕾软化,就小心翼翼地,
慢慢地把巨大的阳具插进去。
「唔‥‥‥‥」
美佳虽然知道佐贺的用心,但美佳每次都会疼痛得使漂亮的脸蛋抽搐,或发出哼声,或请求饶命。看到美女的屁股受到强姦的可怜模样,
秦五郎就会产生无比的快感。
「我真不了解他是什么意思?」
董事长不在的下午,佐贺偶然来到办公室时,美佳就会离开办公桌,为他一面泡咖啡一面这样说。
佐贺在沙发上坐下。
「我和太太的肛门性交,是专门给董事长欣赏的。我们老闆的嗜好实在不像话。不过,我想明年你们举行婚礼以后,
董事长的情绪会稳定下来,这种恶劣的嗜好也就沒有了吧。」
说完,慢慢站起来走到调理室,露出温和的笑容,看美佳沖泡咖啡。
「太太,我想妳大概已经知道吧,董事长看中妳的小姐。」
「我知道,他的态度是非常露骨的。我真后悔来这公司工作。」
「不,太太,这种话让董事长听到,会把妳弄得半死的。」
「这个我也知道,不过,今天这个可怕的人不在。董事长因工作的关系去大坂,今天晚上要住在那一边。我们一起去吃饭吧。」
「太太,我有一件事想问妳。」
「什么呢?」
「董事长是摆出那种态度,但在太太家里性交时,也有肛门性交吧。」
「不!他说那样很髒。他看到你和我的那种样子感到兴奋,但他自己觉得很髒,在心里上不能接受吧。」
「原来如此。」
佐贺露出苦笑。
「大概董事长把我看成髒人吧!」
「是,听他的口吻是那样的。」
「他在嘲笑我了。」
「大概也同样的笑我,虽然是他的命令,但是会做肛门性交的女人。」
「太太,董事长去大坂的事我也知道,所以,才会趁鬼不在家的时间来看妳,妳让我嚐到美妙的屁股滋味,今晚让我请客吧。
把事务所关了,我们走吧。」
「好,让你请吧。」
中川美佳红着脸笑着说。
坐佐贺的白色宾士,美佳先回家,把寿司便当和蛋糕交给女儿京子。
董事长专用司机佐贺明夫因为过去常到这里来,所以和美佳的孩子也很熟。
像白兰花一样有高雅气质的京子,是县立高中一年级的学生。她有一个哥哥胜,是私立高中的二年级。美佳只有这两个孩子。
京子温和乖巧,但胜有不良的倾向。
佐贺到二楼的胜的房间和胜聊天,等美佳换衣服。
在一年前,佐贺明夫还是董事长的哥哥秦四郎做头目的暴力团体担任冲锋队长,所以在这人口八十万的小城市的繁华街有相当的势力。
可是这一天晚上不去熟悉的餐厅,到花旗大饭店的中华料理厅吃饭后,专门找一些不认识的酒廊喝酒。
「等一下,让我品嚐好吃的屁股吧,太太。」
佐贺看到喝酒后,脸色微红,显得更艳丽的美佳的侧脸,在耳边悄悄说时,美佳看着佐贺小声说。
「沒有董事长的许可,不能做那种事。你为什么说这样大胆的话?」
「只要我们不说,董事长就不会知道,对不对?太太,董事长是带女人去大坂的,那个女人是银河俱乐部的红酒女。
要我说出她的名字吗?我认识那个酒女。」
「你说的是真的吗?」
「是真的。」
「我真伤心‥‥‥」
「太太,去我的公寓,喝软性的葡萄酒吧。」
「不要。」
美佳摇头,但又抓紧佐贺的手喃喃地说。
「我真伤心‥‥‥」
「太太,走吧。」
佐贺用温柔的声音说。
「唔‥‥‥唔‥‥‥」
美佳发出恼人的哼声。肛门的黏膜非常细腻,有非常好的感受。
「唔‥‥‥把你的插进来吧‥‥‥」
把丰满的乳房靠在浴缸的边缘上,高高擡起圆润的屁股,美佳暴露出自己的肛门。
就在自己的肛门上用肥皂条抽插扩大肛门的是美佳自己的手。
「啊‥‥‥好难过‥‥‥」
美佳对男人命令她自己扩大肛门感到羞耻,因此情绪也特別兴奋。
「太太的肛门太美妙了。」
用锐利的颳鬍刀切成的肥皂条,在肛门里进出时冒出很多泡沫,流到四周有阴毛的肉缝上,阴核已经勃起,两片花瓣也充血。
佐贺把勃起的巨大的阳具顶在冒肥皂泡沫的肛门上,用力插进去。
「唔‥‥‥啊‥‥痛啊‥‥‥」
美佳发出痛苦的哼声,但她的肛门内还是把佐贺巨大的阳具吞进去。
「太太的屁股真好吃。」
佐贺露出陶醉的表情说。他很清楚地感受到里面有章鱼吸盘般的蠕动。
「不肯品嚐这样的屁股,董事长实在太傻了。」
「啊‥‥‥」
美佳伸出一只手到屁股上抚摸插入窄小肛门里的肉棒,另一只手在自己的阴核上揉搓。
「啊‥‥‥太太‥‥‥」
佐贺第一次看到美佳同时手淫的样子,特別觉得兴奋,用力抱住美佳丰满的屁股,勐烈抽插。
美佳发出有如惨叫的声音。
佐贺插到底后用力转动,然后离开屁股,再勐烈插入。无论抽与插,都非常强烈,内脏快要被拉出去的感觉,
使美佳忍不住扭动屁股发出尖叫声时,佐贺发出狂笑,更勐烈抽插。
胜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连续看完向恶友借来的三捲A片,来到楼下喝果汁时,听到电话的铃声。电话是佐贺打来的,问他要不要去玩。
「我这里有酒也有烟,要不要来玩?」
「要去。」
佐贺告诉他公寓的地址。
胜站在骑楼上。一号房前按门铃。
房门立刻开,佐贺带着笑容让他进去,把他带来卧房里。
有一个赤裸的女人俯卧在宽大的床上。白布条围在嘴上,双手绑在背后。
房间里有冷气,灯光特別明亮。
赤裸的女人露出非常性感的雪白屁股,那是震憾人心的景色。
「你的妈妈和我做肛门性交,每次都奉董事长的命令,我们在董事长面前肛门性交。董事长看到以后会很高兴。
原来在这世上还会有这种人。因此,我也想做一次观察,所以才把你叫来。你想不想嚐一下妈妈的这个美妙肉体。妈妈已经答应了。」
佐贺对胜说。
「妈妈,是真的吗?」
胜露出兴奋的眼神看妈妈的表情,妈妈把脸靠在床单上摇头。
「沒有什么要不要。」
佐贺用冷漠的声音说。然后在美佳的屁股上拍一掌把她的身体翻过来。明亮的灯光照在乳房和肚子以及黑色的阴毛上。
「快幹吧,美佳!」
佐贺的手掌打在乳房上,然后把修长雪白的大腿分开。
露出有黑毛围绕的肉缝,儿子的眼光火热的盯着看。
「阿胜,你的妈妈已经答应了,是真的,所以不用客气。快幹,不然,就用刀把这个乳头割下来。」
美佳不得不迎接读高三的亲生儿子的年轻肉棒。
美佳在自己的肉洞里感受到火一般的炽热。那是比离婚的丈夫还有秦五郎董事长的更热更硬,也更粗、更长。
那个年轻粗硬肉棒,突然在肉洞开始做活塞运动。射出大量精液,使母亲的那里鬧水灾。
(快拔出去吧‥‥‥)
美佳扭动身体。
「妈妈,还要等一下。」
胜的肉棒还留在里面。然后就这样又变硬了。
「啊‥‥‥这个孩子‥‥‥‥」
美佳又受到冲刺。竟然沒有拔出去又继续性交,这是多么旺盛的恢復力,是多么强烈的性慾。而且,儿子好像对这种事情很熟练。
(不要‥‥不要让妈妈洩出来‥‥啊‥‥‥唔‥‥‥)
两个肉体碰在一起发出轻脆的声音。
(不要‥‥不要‥‥啊‥‥受不了‥‥受不了啦‥‥)
美佳成熟的肉体受到儿子勐烈的抽插,已经不由己地开始扭动屁股。
(阿胜‥‥‥)
拼命地扭动屁股。
(唔‥‥‥)
挺起后背成拱型。
铃铃‥‥‥‥
床头柜的电话铃响了。
佐贺一面看美佳的修长雪白双腿缠绕在儿子的腰上,继续在下面扭动屁股的情形,拿起电话。
「是佐贺大哥吗?」
电话里的声音是秦四郎的得力助手山田。
「山田,有什么事吗?」
「是。五郎在大坂被杀了。」
「你说什么?」
中川京子被佐贺明夫强姦,是举行秦五郎葬礼的第二天。学校放暑假,可是京子去参加社团打击乐器的练习后,回到家里时,
从哥哥的房间传出异常的气氛。
「我已经累坏了‥‥‥」
是母亲懒洋洋的声音。然后听到哥哥说什么话,接着是佐贺明夫的笑声。
(在哥哥的房里做什么呢?)
京子感到疑惑,推开哥哥房间的门。
床上有赤裸的三个男女纠缠成一团。变成三明治的母亲雪白的肉体,下面是哥哥把肉棒插入,在妈妈的后背上有佐贺明夫的裸体压在上面,
他的下腹部和母亲的屁股密结。原来佐贺是姦淫肛门。
京子看到的就是这种淫邪的场面。
(哇!)
京子在心里大叫一声用力关上房门。
不顾一切地从楼梯跑下去,跑到门外。觉得头昏脑涨,好像要呕吐。
「京子小姐。」
听到声音回头看时,佐贺明夫站在门口向她招手。
(不要!)
京子开始奔跑,跑一阵回头看,佐贺紧跟在后面。就好像有爬虫类紧贴在身上的那种可怕的感觉。
「京子小姐,不要跑了。」
京子停下来,听到佐贺的声音,就好像遇到金刚咒一样的不能动了。
京子被拉上计程车,就这样被带进一处公寓的房间里。
她像一个木偶,默默地站在那里,衣服一件一件被脱下去。
雪白的肚子沒有一点赘肉,阴部微微隆起,四周有阴毛围绕,中间有一条粉红色的肉缝。
「这是多么可爱的阴户。」
佐贺念念有辞地用手抚摸。在这剎那,京子大叫一声,开始挣扎。
「救命啊!」
京子大声唿叫。
「可恶!」
佐贺有一点狼狈,一拳打在京子柔软的肚子上。
一拳‥‥二拳‥‥三拳‥‥‥
赤裸的京子倒下去,佐贺立刻用布条把她的嘴堵住,双手也绑在背后。这样把昏迷的裸体抱到床上。
佐贺这才喘一口气。在隆起的阴部欣赏一阵,这才把雪白大腿向左右分开。
佐贺趴下去,在中川京子粉红色的肉缝上开始舔。闻到年轻女人浓密的体嗅,里面有分泌物。佐贺把阴唇分开,在里面舔。
舌尖碰到变硬的阴核上。
「唔‥‥‥」
京子发出哼声,同时扭动屁股,她清醒了。母亲迷上的佐贺明夫又大又硬的阳具,把高一女孩的粉红色肉缝刺穿。
佐贺的心里产生虐待慾望,故意用粗鲁动作来抽插。
屁股在起伏,背上的刺青也跟着起伏。
京子咬紧牙齿,忍受被凌辱的痛苦。
佐贺在浴室为京子红肿的性器清洗,还强迫插入手指,掏出里面黏黏的液体。
「京子,这就是男人的精液。」
京子用哭肿的眼睛看到从男人手指上滴下来的白色液体。
「呜‥‥‥‥」
京子缩紧肛门。因为佐贺把手上的精液涂在肛门上。
「对不起,我还要玩肛门。」
佐贺说。
京子的嘴仍旧被塞住,双手还绑在背后。
新鲜的乳房在浴缸的边缘上成扁平,还强迫她擡高屁股。坚硬的龟头顶在肛门上时,京子发出哭声摇头。
「呜‥‥‥‥」
肛门裂开,巨大的肉棒插进去,顶在胃肠上,然后又退回去。京子在内脏被控弄的激烈痛苦中,突然感受到有轻微的快感。
天色已暗。
女儿沒有回来,看到三个赤裸的肉体纠缠在一起的场面,跑出去以后就沒有回来。
追出去的佐贺明夫也沒有回来。
强烈的风把窗户吹的卡喳卡喳响。
美佳感到不安。
拿起电话。
沒有人接电话。
「打给佐贺吗?」
儿子问。母亲点头。
「不在吗?」
「虽然沒有接电话,他可能在。」
在美佳的脑海里出现有刺青的男人裸体姦淫京子的场面。
「阿胜,你留下来看家。」
美佳坐计程车到佐贺公寓,在为自己的预感恐惧中按下门铃。
佐贺开门。
「美佳,现在来已经来不及了。」
「你,这是什么意思?!」
然后又用颤抖的声音说。
「你不是人。」
佐贺的脸上还带着笑容说。
「妳进来看吧。」
女儿被强姦了。软绵绵地倒在床上。暴露出阴户仰卧的样子,让人怀疑已经死了。
「死吧!魔鬼!」
美佳大叫着冲出卧房。
「唔!」
佐贺立刻追上美佳。两个人在玄关纠缠。美佳的脸被打,佐贺抓住她的头髮拖进卧房里。屁股被踢几脚,衣服被撕破。
美佳在心里想,那是悲惨的声音。
耳光又打在美佳脸上,嘴唇裂开,看到鲜红的血。美佳在心里想,那是悲惨的颜色。
美佳的衣服被剥光。
「妈‥‥‥妈‥‥‥」
京子在梦呓。
美佳听到痛苦、羞耻、悲哀的声音,不由得流下痛苦的眼泪。
(本来想把她保护好的。)
「妳们的身体,连骨髓也要被我这个冲锋队长佐贺明夫吸光。」
佐贺说明,拿来狗环和铁鍊。
「京子,起来!」
听到锐利的声音,京子吓得爬起来。
「下床!」
京子乖乖地下床。
「把屁股转过来。」
京子默默地服从。肉体彻底受到凌辱的美少女,好像已经完全屈从。
双手放在床头边,低下头,高高擡起屁股,露出肉缝。就像母亲以前做的一样,两个肉洞都暴露在佐贺面前。
这两个美丽的母女都是我的了。董事长已经死了,她们是我的了。
「啊‥‥‥」
佐贺兴奋地发出猴子般的笑声。用铁鍊栓在赤裸的美佳的腰上。母女都有美丽的曲缐,尤其屁股和大腿最美妙,不过细细的蜂腰也充满魅力。
佐贺在母女的雪白肉体上抚摸。这样享受一阵后,拉下自己的裤腰带,开始在京子的屁股上抽打。
皮带打在暴露出来的肛门和花蕊上。
剥开的阴核受到打击时,京子的脸颊通红的开始扭动屁股。
「痛‥‥‥请不要这样‥‥‥」
「我已经嚐过京子屁股的味道了。」
佐贺对美佳说。
美佳扭动头用悲伤的眼光看,但也无力地低下头。
叭!
皮带打在屁股上。
「啊!」
红肿的屁股开始扭动。
「呜!」
「京子,不准叫!」
佐贺骂一声,然后打在母亲美佳的屁股上。
「叭!」
「呜‥‥‥」
从咬紧牙关的齿缝中露出低沈的哼声。
「叭!」
这一次是打在女儿的屁股上。
「呜‥‥‥」
母女都沒有喊叫,好像要向佐贺的虐待狂合作一样地发出哼声,屁股上愈来愈出现像球影般红肿的条纹。
京子哭泣,但沒有发出声音,当雪白的屁股染成红色时,佐贺才停止抽打。
「上来!」
佐贺发出命令。
母亲拖着栓在腰上的铁鍊上床。
然后被迫採取仰卧分开双腿的姿势,当把假阳具放在她手上时,母女两人都哭起来,一面哭一面摇头拒绝,也都放下假阳具。
佐贺坐到两个裸女中间。
拿出剃刀,刀刃发出可怕的亮光。
母女都用冷冷的眼光看剃刀,但并沒有为表演同性恋拿起假阳具。
京子的身体变僵硬。因为剃刀放在少女的乳头上。佐贺卧刀柄轻轻拉。在小小的乳头上渗出血丝。然后剃刀转移到阴核上,
又在这里轻轻划一刀。
「不要啊‥‥‥」
少女发出恐惧的叫声。母亲立刻把假阳具放在京子的手里,然后把自己的下腹部挺过去。
「妈妈‥‥‥」
「不用管我,弄吧‥‥‥」
「啊‥‥‥妈妈‥‥‥」
两根直径均五公分左右的假阳具,分別拿在两个女人手里,插入对方的阴户里时,佐贺就从京子的背后,把巨大的肉棒插入肛门里面。
「唔‥‥‥」
抓住发出快感哼声的美佳摇动的乳房开始揉搓。
美佳发出异常的哼声,同时用冒火的眼睛凝视魔鬼般男人的眼睛。
女儿手里操作的假阳具使母亲的阴户开始湿润,眼里冒出的火焰就是强烈快感造成。
「啊‥‥‥屁股‥‥‥」
「唔‥‥‥」
京子的手指插入母亲的肛门里面。
下半身拼命扭动。
「啊‥‥湿了‥‥哎呀‥‥京子‥‥不行了‥‥流出来了‥‥」
「妈妈‥‥我也是一样‥‥啊‥‥羞死了‥‥」
插在两个女人阴户里的假阳具长均二十公分,沾上蜜汁发出淫邪的光泽。
听到噗嗤的声音。
这是佐贺把肉棒从女人肛门里拔出的声音。
「美佳!」
佐贺急忙向成熟女人的屁股招手。
「是‥‥‥京子,快拔出手指。」
京子的手指从母亲的肛门拔出来。
美佳不停地扭动屁股,使腰上的铁鍊发出声音。
「真好‥‥请你尽量地玩弄我的屁股吧‥‥‥」
「妳说的是真的吗?」
「是真的!请玩弄这个成熟的屁股吧!」
「来了!」
「啊‥‥‥」
肛门向纵横方向裂开,肉棒挺入。这是在女儿的肛门里插入过的肉棒,上面还沾上女儿的黄色东西。
「啊‥‥‥」
开始呜咽。
「美佳,妳是怎么回事?」
佐贺一面说一面残忍地进行活塞运动。
「唔‥‥啊‥‥已经要洩了‥‥」
「喂!妳不是美佳吗?」
美佳从职业介绍所走出来,停在路边撑开洋伞,就在这时候旁边有人过来对她说话。
「是你‥‥‥」
「在路上碰到妳,真是巧合。」
「说的也是。」
这个离婚的丈夫,到现在是不是仍旧沈迷在赌博里呢?还穿着骯髒破旧的衣服,可是眼神比较开朗,
使美佳看到后立刻产生和过去不同的感觉。
「美佳,妳好吗?」
「嗯!」
「来职业介绍所幹什么?」
「当然是找工作。」
「妳不是在一家不动产公司上班吗?」
「是‥‥‥」
「那家公司怎么了?」
「董事长死了,公司关闭了。」
「真对不起,让妳受罪了。」
「我是不是受罪,还是享受都和你无关。离婚后我们就是陌生人了。」
「前面有家咖啡厅,我们去那里谈谈吧。」
「沒有什么好谈的。」
「不要这样说。来吧!」
他开始往前走,美佳站在原地沒动。他一面走一面回头看。是不是美佳沒有跟着走,他就准备这样离去呢?看他回头的表情很落莫的样子。
美佳开始走。
他停下脚步,露出高兴的笑容。
一起进入前面的一家咖啡厅。
窗外有水池,有情侣划着小船。
他问美佳孩子们的状况,说明自己现在计画中的工作,如上轨道后就需要办事员,说完看美佳的表情。
美佳默默摇头,默默地喝完咖啡,就站起来说。
「再见。」
美佳回到窄小庭院有夹竹桃开花的租来的家。
大门是锁着,胜和京子都不在家。
前夫所说的工作,是开发放在咖啡厅等饮食店里的电动玩具的新机种。换句话说,就是把梦想托付在新的赌博机上。
「傻瓜。」
美佳在厨房一面喝水一面嘀咕。
(他实在太愚蠢。)
美佳的眼睛开始湿润。明知他不是可靠的人,但心里产生想再和他一起奋斗的念头。
对他有一点留恋。倒不如说,不论好坏想恢復一个有父亲的家庭。
美佳想,那样就能脱离二十五岁年轻流氓的控制.自己和女儿、儿子都恢復正常的生活。
听到摩托车的声音,是儿子回来了。
儿子走进客厅看到正在沈思的母亲。他多少能了解母亲在想什么。母亲虽然什么也沒有说,但心里有一种感受。
苍白沈闷的母亲像八仙花一样哀艳,而且那种风情里散发出强烈性感。
「妈‥‥‥」
胜就在苍白美丽的面孔前拉下裤子的拉鍊,露出象徵慾望的肉棒。
「不,不要再做这种事了。」
美佳把眼睛转开。
「妈,我知道。」
「你知道什么?」
「妈心里想的事。」
「那么,就把这个东西收起来。」
「最后一次。妈,拜託啦!真的是最后一次。」
「你也是一个魔鬼。」
美佳擡起头说。苍白的脸颊出现红润,从眼睛发出异常的光泽看儿子的肉棒。胜在心里想,希望能试试在A片里看到的口交动作。
那是他最迫切的愿望。
「快,用这个高雅美丽的嘴唇‥‥‥」
美佳的身体里有魔性的血液开始沸腾。
用颤抖的手握住儿子肉棒的根部,张开因兴奋而干燥的嘴唇。慢慢把肉棒放入嘴里,用舌尖舔龟头,然后轻轻地咬,用力吸吮。
「啊‥‥好‥‥妈‥‥」
唧唧‥‥唧唧‥‥‥唧‥‥‥
美佳不停地用力吸吮肉棒。
「唔‥‥要出来了‥‥妈妈‥‥‥」
「不‥‥不行‥‥」
咬‥‥舔‥‥‥吸吮‥‥
儿子的肉棒变成妈妈嘴里的玩具。
在附近的邻居家玩的女儿京子回来时,母亲面对着洗脸台弯下身体呕吐。
闻到浓厚的栗子花的味道。
京子想看从母亲嘴里吐出什么东西时,母亲急忙放出水沖洗。
「他要去哪里呢?已经到吃饭时间,应该饿了‥‥」
美佳听着外面的机车声。
「京子,妳进来时,碰到他了吧,有沒有说什么?」
「有!」
「什么?」
「不,妈妈,妳先说和哥哥做了什么事?」
「妈妈只有咀咒自己身体的血液有魔性。」
「究竟做了什么?」
「我用嘴‥‥让他射精‥‥妈妈是用力给他吸吮的。」
「哥哥要我对妈妈说谢谢!」
胜骑机车到达佐贺明夫的公寓。按门铃,佐贺出来开门,脸上带着淫邪的笑容。那是把妈妈和妹妹的骨髓都要吸光的魔鬼笑容。
「你进来吧,今天晚上也让你加入,这样就可以四个人在一起乱交了。」
「你死吧!」
胜拿出开山刀刺进佐贺明夫的肚子里。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【少年阿賓】初識鈺慧
评论加载中..